当前位置:主页 > 公司新闻 >

寻求“特”与人类命运共同体之“共”的包容与

  研究中国40年的改革,需要“纵坐标”和“横坐标”,前者指历史眼光,后者指世界视野。从世界视野看问题,核心是文明包容问题。
  中国人对“文明”一词并不陌生。古代《周易》就有“文明”的记载(即:“见龙在田,天下文明。”)“文明”何意?《尚书》注曰:“经天纬地曰文,照亮四方曰明”。从“天下文明”的角度审视,人类文明是多元的。德国著名哲学家、文学家奥斯瓦尔德·斯宾格勒认为,文化是多元的、多中心的,各种文化是平等的、等价的。他曾经说过:“我看到的是一群伟大文化组成的戏剧,其中每一种文化都以原始的力量从它的土生土壤中勃兴起来,都在它的整个生活期中坚实地和那土生土壤联系着;每一种文化都把自己的影象印在它的材料、即它的人类身上;每一种文化各有自己的观念,自己的情欲,自己的生活、愿望和感情,自己的死亡。这里是丰富多彩,闪耀着光辉,充盈着运动的,但理智的眼睛至今尚未发现过它们。”斯宾格勒这里接连用了三个“每一种文化”,深刻反映了文化的多元性和平等性,这就为“丰富多彩”的“文明交融”构建了坚实的基础。
  如果不是从绝对意义而是从相对性的角度来理解,人类的共同文明是存在的。如中国古典哲学讲的“天人合一”“和为贵”等等,倡导人与自然、人与社会、人与人的和谐相处。这种价值适用于所有的人群,对此不能持虚无主义态度。西方发达国家文明中的精华,加上发展中国家包括东方文明的精华,等于人类的共同文明。经济全球化和新科技革命两大浪潮,正在使多样化价值理念之间发生频繁的交集、碰撞和融合。笔者把这个命题的解,称之为“文明融合论”。
  新阶段应致力于实现中华文明与人类其他文明的包容和交融。现代中国确实有独特的东西,比如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、中国的历史文化传统、中国的百年奋斗目标等,这些应该承认,不能否定的,但是,在讲这些“特”的东西时,建议要实事求是,拿捏得比较准,在宣传上不应该盲目夸大,内涵上不应无节制地延伸,操作上更不要僵化和简单化,现在把复杂问题简单化了,需要复杂性思维。
  推进改革开放,探索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,关键字是个“特”字。但是,这只是问题的一个方面;按照中共十八大和十九大精神,还要构建“人类命运共同体”,这“是一个高瞻远瞩的战略性思维”。这里面的关键字是“共”字。这就带来一个“特”与“共”的关系问题。如何从理论和实践上挖掘二者的内在联系,做到特中有共,共中有特?建议将“特”与“共”整合起来探讨,融合起来研究。既然是人类命运共同体,肯定有人类共同的东西在里面,共同的规律在里面。我们的解释可以和别人有所不同(如上所述的定义),但无论如何不能说没有人类共同的价值取向。近几年人们回避、否定,个别人甚至批判“人类共同的价值取向”,是不对的。怎么会没有“人类共同的价值取向”?否则,人类命运共同体就没有根基了。
  马克思早年就曾经说,世界是“千姿百态”的,“玫瑰花”和“紫罗兰”各有自己的芳香,我们“并不要求玫瑰花散发出和紫罗兰一样的芳香”,他反问道:“为什么却要求世界上最丰富的东西——精神只能有一种存在形式呢?”他直接说的是“精神”,用之于社会文明的分析,是同样适用的。
  2013年,笔者曾出版了一部《包容性改革论》,其中提出:“21世纪的文明史,将昭示一条规律:包容性体制总体优越于排斥性体制”。怎么样增强中国改革的包容性?怎么样增加中国经济体制对内对外的亲和力?是下一步需要探索的大问题。
点击次数:  更新时间2019-05-03  【打印此页】  【关闭

0